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

PEEK;PTFE;POM;PMMA

 
 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正文
杀妻的太极拳宗师被2个送外卖的华人生擒?2007年新西兰薛乃印案
发布时间:2022-05-2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再多申明一点: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,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,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。

  这起案件似乎是一起普通的丈夫杀妻案,理由是因为嫉妒。然而案件中反映的东西,却令人深思。23岁的美貌女孩,为了能够拿到绿卡和解决基本生活问题,选择嫁给一个声名狼藉有严重暴力倾向的所谓太极拳大师,最终惨死。逃亡期间,这个大师只顾自己逃走,毫无心肝的将3岁女儿丢弃。听萨沙说一说吧。

  2007年9月15日,澳大利亚墨尔本南十字火车站内,一对白人老年夫妻正在候车。

  这对老人认为女童肯定被亲人弄丢了,立即联络了火车站警方,试图找到她的亲人。

  墨尔本警方开始通过电视台寻找孩子的情人。警方并不知道女童的姓名,就根据她衣服的牌子,给她一个可爱的昵称“小南瓜”。

  到了9月17日仍然没有任何消息。最初警方并不知道女童是哪个亚洲国家的移民,无法同她沟通。最终,请来的中文翻译,发现女孩说的是中文。

  女童说自己叫做薛千寻,3岁,是同爸爸一起出去旅游的。爸爸带她坐飞机来到这个城市,又带她到了这个地方(孩子不知道这里是火车站),让她坐在凳子上等一会,他去买冰激凌。

  根据女童的介绍,澳大利亚警方立即进行户籍查找,并没有发现有任何移民符合这三个名字。

  翻译年龄较大,曾经长期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两处工作长达几十年之久,对很多城市都比较熟悉。他断定孩子说的雕像和公园,就在新西兰最大城市奥克兰,而不是在澳大利亚。

  澳大利亚警方立即查询了相关记录,果然发现一个叫做薛乃印的人,带着女儿在9月13日当天从新西兰奥克兰,飞到了澳大利亚的墨尔本。

  根据记录,薛乃印在遗弃女儿2小时后独自飞往美国洛杉矶。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。

  如果只是遗弃孩子,薛乃印也没有必要这么折腾。无论澳大利亚还是新西兰,都有很多夫妻愿意收养孩子。他只要直接在新西兰登记一下,就会有大把的家庭来收养,何必犯下遗弃罪?

  事实证明,澳大利亚警察的判断是正确的。这里就要提到新西兰警方了,他们效率低下,办事不力。

  这个薛乃印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,在2002年拿到新西兰绿卡。薛乃印并非善类,警方发现他有多起涉嫌家庭暴力的记录,还曾经被监禁过7天。

  而家庭暴力的对象,就是2003年结婚的妻子刘安安,两人相差了25岁。此时薛乃印已经53岁,刘安安才28岁,是老夫少妻。根据警方记录,由于多次被家暴,刘安安已经同薛乃印分居。分居期间,薛乃印还有过多次暴力行为,包括一次持凶器冲击刘安安租住的房屋,被屋主持枪拦住才离开。目前,刘安安离开租住的地方,不知去向。

  根据警方记录,薛乃印指责妻子背叛了自己,要离婚嫁给别人,还曾叫嚣要杀死她。

  此时房屋外面聚集了大量的邻居,他们一致向警方表示:最近附近的狗狗们,经常围着薛乃印停在路边的私家车,长时间狂吠不止。邻居们靠近后,闻到一股奇怪的臭味。

  刘安安穿着绿色睡袍,睡袍里没有穿内衣裤,一条红色内裤被丢在尸体旁边。她的死因很明确,脖子上缠着一条黄色的领带(后证明是薛乃印的领带)。

  经过法医初步尸检,刘安安死于一周前,大约是9月11日夜晚或者12日凌晨。9月新西兰气温较高,一周时间足以让尸体腐烂发臭。刘安安死亡的原因,是被人突然从背后用领带勒住脖子。这个歹徒看来是一定要杀死刘安安,下手非常凶狠,勒得很重。

  刘安安在不到一分钟内就晕死过去,但没有断气。歹徒为了彻底杀死她,又继续勒了2到3分钟,直到刘安安停止呼吸。

  经过检查,刘安安没有穿内衣裤,但没有遭遇强奸。在刘安安死后1天,薛乃印在9月13日带着女儿飞到了澳大利亚,停留2天以后飞到了美国洛杉矶。

  因为新西兰警方的拖延,发现刘安安的尸体已经是9月19日。薛乃印在9月16日在洛杉矶合法入境,随后3天时间已经逃得不知去向。

  在9月11日深夜,薛乃印驾驶着那辆藏尸体的私家车,在奥克兰公路上高速行驶,车子开得歪歪斜斜。

  当时恰好有警车路过,怀疑他醉酒驾驶就追了上去。根据警察回忆,薛乃印非常惊慌,一直用蹩脚的英语,表示自己听不懂警察说什么。警察以为他是没见过世面的新移民,仅仅做了酒精检测。发现他没有喝酒,警察就让他离开,并没有做车辆搜查。

  现在想起来,刘安安的尸体很可能就在车子的后备箱内,薛乃印是准备开车到郊外抛尸。

  第二天9月12日,薛乃印来到当地警察局,要求拿回护照。3个月前,薛乃印因为挥舞一柄宝剑威胁要杀死妻子刘安安,还殴打了她。妻子报警后,他的护照和宝剑都被警方扣押。

  由于刘安安并没有受伤,警方重新公布了薛乃印不得靠近刘安安的禁令,并且让他完成当地“修复家庭关系”的课程。

  现在看来,薛乃印因杀死了妻子又无法抛尸,预计很快会被警方发现,只能硬着头皮拿回护照去外国跑路。

  拿到护照以后第二天9月13日,薛乃印就带着女儿到达了澳大利亚墨尔本。他之所以在9月15日才遗弃女儿逃走,不是舍不得女儿,而是没有及时订到机票。

  这家伙去了墨尔本机场的一个订票公司,表示要订当天去洛杉矶的机票。女职员查询了以后,发现最近的航班要等到2天后的15日。薛乃印立即显得很焦躁,表示他要订去英国伦敦的机票,但也没有票了。

  薛乃印英语很差,他开始在地图上乱点,找出欧洲大城市,询问是否有当天的票。鉴于他的举动异常,女职员误以为是双方语言不通,出现了沟通失误,还去找了一名懂中文的翻译。薛乃印可能也感到失态,默默地定了一张15日去洛杉矶的机票。

  今天看来,薛乃印知道他带着女儿是比较显眼的,会影响自己逃亡,干脆狠心将女儿丢掉。

  根据新西兰警方分析,本来刘安安一直住在新西兰惠灵顿。大约1个月前薛乃印曾经去闹事,被房东拿枪吓走。

  案发前,刘安安不知道为什么又回到了奥克兰,推测可能是去看女儿或者同薛乃印谈离婚的事情。薛乃印可以将她留宿(薛的屋子较大,有很多房间,有部分还出租给别人),从此不知去向。

  警方推测,晚上两人发生了冲突,根据刘安安没有穿内裤来看,可能是薛乃印强行要同她发生性关系,但没有成功。

  薛乃印已经不年轻了,他出生在1954年,是辽宁抚顺人。他在当地是个颇有名气的人,绝非普通人物。

  他从小练武,自称是武学奇才。8岁跟随表哥练习少林拳,后来又拜了很多名师。

  那个年代,中国社会很浮夸,什么气功大师、特异功能大师、武术大师到处横行。

  在他39岁,也就是1983年的时候,薛乃印自称被辽宁省太极拳协会,推选为中国十大太极拳名家之一。

  虽然薛乃印的说法有自吹自擂的因素,但他确实在八九十年代的中国武术圈有些名气。

  在90年代的一些国内武术杂志上,有关于薛乃印的介绍文章,称他为武当太极拳第六代传人。

  一些报纸也曾记载,薛乃印不惜辞职、出卖祖产,在辽宁某市开办太极拳武馆,吸引了很多有头有脸的人来学习。

  就老年人锻炼养生来说,太极拳还是很不错的,薛乃印的大批徒弟主要也是孩子和老年人,尤其是老干部。

  由于名气很大,在1996年的出国热时期,薛乃印来到新西兰担任武术教练,在这里教了3年。后来他又开始了3年环球教学之旅,主要在美国教授太极拳。

  他自己的说法是,海外太极拳师都是一群骗子,不学无术,看不惯他这种来自大陆的高手,所以联合抵制他。

  他们都认为薛乃印并没有真本事,有的只是不副实的名气。在刚刚恢复武术传统的中国大陆,他的那套东西确实可以欺骗一些人。但海外武术界已经发展的很成熟,没本事的人根本就骗不到什么徒弟来学。

  他们认为根本就不存在海外武术界被谁垄断一说,更别说他们区区几个武师,哪里有这种能耐!

  如果薛乃印有真本事,自然会有大量弟子。但他无论在新西兰还是美国,弟子只是寥寥数人而已。

  薛乃印一个弟子后来也认为,他没有什么功夫。薛乃印自称打遍天下,只输给过一个人,就是自己的师傅。然而,即便是太极拳,也是有推手一项的,是双人徒手对抗练习,可以通过它还判断对方功力高低。然而薛乃印,从没有教过他们推手!后来知道,薛乃印最初教过一个弟子推手。但连续几次都被弟子推的后退甚至差点跌倒,后来就没敢教别人了。

  另外,薛乃印虽然不年轻,当年也不过40多岁,按照西方标准是壮年人。在教徒弟的时候,弟子们发现薛乃印刚走几步就开始喘粗气,似乎体力很不好,还不如健康的普通人。

  这些人对薛乃印的傲慢自大和狂妄,都非常不满。他们认为武术界都是靠教授功夫混口饭吃,大家都差不多。然而薛乃印处处以大师自居,根本不把同行放在眼里,认为他们都是混混。他的举止言行都很骄狂,甚至在公开场合大肆抨击,引起很多同行的愤怒,不与他来往。

  所以,薛乃印在新西兰和洛杉矶华人圈小有名气,还出了几本太极拳的书,却根本没有招到几个弟子,无法教授武功混饭吃。

  报道中写道:薛乃印在洛杉矶的时候,租了一个月租300美元的房子,开了1辆两千美金的车,状况看起来并不是很好。

  见自己的老本行吃不开,薛乃印当年在国内还是赚了一笔钱的,算是带资去了新西兰。

  然而他本来是舞刀弄枪的人,哪里懂得出版业怎么经营,最终亏得一塌糊涂,还欠下了不少外债。好在国外只要申请破产,就可以摆脱债务,还不拿走你自住的房子和自用的车子,最多是名誉扫地。

  而薛乃印最看重的就是名声,这次创业失败以后,在他看来,人生就是一败涂地了。

  薛乃印是2002年拿到绿卡,具体方法不明。有人爆料说薛乃印是花钱买通了自己的女房东(也是华裔),两人做了假结婚。在2000年初新西兰鼓励移民,对假结婚查的不严格,薛乃印由此轻松获得绿卡。

  两人接触虽很短暂,这个华人因和薛乃印,对这类人却比较了解:没文化加滚刀肉,思维方式和普通人不一样。

  在创业初期,他的妻子对他帮助很大,支持他辞去工作,用自家的出租商铺去开武馆,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家里都是赤贫状态。

  更夸张的是,他是带着长女薛娇住在新西兰。90年代末期,薛乃印突然丢下未成年的薛娇,自己跑去搞3年环球教学。

  女儿薛娇才上高中,就这样突然没有了父亲,才愤然离家出走。这次父亲出事后,已经27岁的薛娇才联络警方,表示愿意抚养从没有见过的同父异母妹妹小南瓜。薛娇表示,自己同父亲关系一直非常恶劣。父亲性格粗暴蛮横,控制欲极强。父亲曾多次对她进行殴打,从不关心她的感受,对她一举一动都要严格控制,后来干脆不负责任的失踪多年。薛娇忍无可忍,这才在19岁成年后离家出走找了份工作,自食其力。

  有意思的是,就在长女离家出走的的当年,2002年薛乃印并没有丝毫心疼女儿失踪了,却同后来的妻子刘安安谈恋爱。

  此时的薛乃印已经宣布破产,只剩下一栋住宅和一辆私家车。他做一些二手家具生意,同时将住宅出租一部分,借此维持生计。

  她不属于大美女,也是颇有几分姿色的,说话温和,谈吐得体,很有一些女性魅力。

  刘安安是湖南长沙人,家境还可以,母亲经营一家私营公司。虽不是什么大富大贵,刘安安也是中产阶级家的孩子。

  刘安安的性格独立、倔强,学习成绩一般(一说是专科毕业),本来在长沙银行工作。

  但刘安安不愿意过这种不刺激的生活,加上她因学历偏低在银行中受到一定歧视,在2002年4月自费去新西兰一所名牌大学留学,去读很热门的一个本科专业。

  对此,刘安安的母亲并不支持,觉得女儿从小被呵护长大,缺乏吃苦和自立的能力。

  如果是大学预科,会给你较长的时间通过语言考试。但语言学校就不同,必须在半年内通过考试,不然签证就会过期,被遣送回国。

  而刘安安的英语水平不高,期间又意外出了一场车祸受伤,大大影响了学业。眼见半年时间就要到了,刘安安根本不可能通过考试,就要被迫回国,心急如焚。

  于是,刘安安才到新西兰半年,连城市街道还没有完全熟悉,带去的二十多万就被骗的干干净净。

  自然,她完全可以回国继续找份工作或者嫁人,要么就告诉母亲自己的现状,再去要一笔钱。

  刘安安是个非常独立倔强的人,不愿意告诉母亲自己的失败。况且,母亲做生意也不容易,二十多万在2002年也不是小数字,当年长沙商品房均价每平方米才2000多元。

  签证已经到期,刘安安马上就是非法拘留了,一旦被警察发现就会被强制送回中国。

  23岁的刘安安虽不是小孩子,却也没什么社会生活经验,尤其到新西兰才半年,人生地不熟,立即处于孤立无援的地步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很多女孩子都被迫选择依靠一个男人,还大多由此失身,刘安安看起来也不例外。

  根据薛乃印后来写的自传,看到年龄不足自己一半又青春靓丽的刘安安,他顿时眼前一亮,表示可以以打扫房间卫生的服务代替房租。

  薛乃印得意洋洋地描述,随后他就开始对刘安安疯狂的追求,一起吃饭、唱歌、喝咖啡,几次交往后就发生了性关系,接着就同居了。两人认识才几个月,刘安安就怀孕了。

  对于这段时间的经历,薛乃印入狱以后仍然非常自豪,认为这是老牛吃嫩草,50多岁一败涂地还能抱得美人归:“这么一位年轻漂亮的太太,让我很有面子……”

  那时候刘安安实际上处于走投无路的地步,马上就要变为非法移民,连住的地方都没有。

  薛乃印在这种时候提供基本物资保障,还提议两人结婚,换取刘安安得到新西兰绿卡。

  刘安安就有两个选择,第一是拒绝,以她的年轻漂亮,当然也可以去华人圈慢慢找一个合适的丈夫,至少不用找一个50岁的男人。,不过,这有很多变数,就像刘安安这样突然到了陌生的外国,什么事都不容易办到。更重要的是,遇到合适的男人需要时间,她的签证马上就要到期,一旦被驱逐想要再回到新西兰就不容易。

  同时刘安安甚至没钱维持在这里的日常生活,住在哪里都是一个大问题。如果真的找人假结婚,刘安安就需要花钱,要么就是以身相许。钱他是没有,说来说去恐怕还是要以身相许了。

  在当时看来,这是最简单也是最方便的,还不要花钱,唯一的缺点就是同不知道根底的、自己根本不爱的老男人同居。

  况且外国社会自由开放,就算刘安安找70岁老人也是她的自由,别人不会关心。

  当然,就两人社会经验来说,薛乃印50多岁,结过婚,有孩子,闯荡国内外30年。刘安安是23岁的小姑娘,就算再聪明,哪里玩得过混迹社会多年的老男人,三下五除二就被搞定了。

  两人大概是2002年10月相遇,刘安安怀上小南瓜是2003年3月左右。也就是说,两人认识不到半年就同居还怀孕了,速度是非常快的。

  他们认为刘安安年轻漂亮,为人随和,很容易相处。她不是张扬的人,不善于言谈,平时喜欢倾听别人说话。

  她不是贪图享乐的人,穿着普通,生活简单。她很擅长做家务,将家里整理的井井有条,把女儿小南瓜照顾的很好。

  薛乃印的一个弟子在2004年,也就是小南瓜刚刚出生几个月时,就发现刘安安右眼下有一块明显的淤青。这个弟子是学武的,当然知道这是被人打伤的。

  在薛乃印离开屋子的时候,他偷偷问刘安安是否需要帮助?刘安安表现出害怕的神情,急忙摇手,让他不要再说。

  这个弟子回忆,他在2003年到2004年,多次去薛乃印家做客,发现两人夫妻关系非常冷淡。刘安安甚至不愿意同薛乃印出现在同一个屋内,平时两人也很少说话。

  刘安安的一个女性朋友说,婚后刘安安就发现薛乃印性格粗暴野蛮,控制欲极强,而且动辄出手打人。

  在2006年前,薛乃印对刘安安有过多次殴打,但刘安安没有离婚,因为她并没有拿到新西兰绿卡。

  2006年初,刘安安拿到新西兰绿卡以后,一切就变了,她不需要无原则的忍受。

  刘安安报警,警方发现她身上有伤,就带她去奥克兰妇女庇护所住了一个月,还申请了人身保护令,不允许丈夫随便靠近她。

  但刘安安撤销了诉讼,一说她考虑到女儿,不忍心将薛乃印送到监狱,试图好合好散的离婚。

  刘安安的女性朋友却这么说:“我是在2006年9月在妇女救助中心见到了刘安安,当时她正泪流满面,嘴角还在流血,眼睛也是淤青的。她是被老公打的。(薛)不准她出门,也不让她随便交朋友。她曾试图逃跑,但护照被薛给收走了,并且薛威胁她,如果她跑,会杀了她和她全家(长沙的父母)。那天,她寻找护照放在哪里,发现薛偷偷买了一把枪,她吓坏了。当时正巧被薛发现,薛出手打了她,并且还拿出了刀子,女儿也在争斗中受伤。刘安安在薛没注意的时候夺门跑了出去,到了邻居家,让邻居报的警,警察把薛带走了,并把她和女儿送到了妇女救助中心。薛在被警察带走的时候还在威胁她,一定会杀了她的。她一边说,一边在发抖,真的好可怜。 ”

  在出事后,刘安安为了躲避可怕的丈夫,在2006年11月带着女儿小南瓜回到长沙娘家住了4个月。

  有意思的是,在刘安安不在的4个月内,薛乃印竟然见缝插针的找了一个山东籍的女友,公开出双入对,双宿双飞。

  在新西兰的朋友告诉刘安安这件事,认为薛乃印是个老色鬼伪君子,人品非常卑劣,最好不要同他继续生活。

  薛乃印不否认他和山东女友同居,但辩称对比这个女人后,他发现妻子刘安安的很多优点,再三打电话要他回来。

  薛乃印许诺自己会痛改前非,同山东女友分手,不再动手打人,还要补办两人的婚礼。

  最终的结果是,在长沙住了4个月的刘安安再次心软,带着女儿回到新西兰,住到了薛乃印的屋子里。

  狗是改不了吃屎的,28岁以后的人很难有什么大的性格改变,更别说50多岁的男人。

  仅仅3个月后,薛乃印再次扇了刘安安的脸部,还用一把宝剑威胁要砍死他。期间小南瓜哭着跑过去保护妈妈,被薛乃印一脚踢开,好在这次没有受伤。

  刘的脸上看不出明显伤痕,警方也无法定罪,只是用警车带走了她和小南瓜,将薛乃印的护照和宝剑扣押,勒令他去完成“修复家庭关系”课程

  根据警方分析,惠灵顿的华人房东给了刘安安很多帮助。没多久,薛乃印带着斧头来到了惠灵顿,威胁劈开房门抓走刘安安。为此,房东持枪将薛乃印吓走。

  刘安安感激之余,又犯了同样的错误,同这个有妇之夫房东产生了感情,两人有了私情。

  她在一篇匿名的博文中这么写:“他寂寞,我孤独,干柴遇到烈火,于是该发生的都发生了。像一家人一样和乐融融地生活了快两个月。在他老婆回来前的一个星期,我开车逃离了我们爱的小屋,逃离了属于他的城市”。

  也许刘安安知道这段感情没有前途,又在征婚网站开始征婚,同时正式开始同薛乃印分居。

  而此时的薛乃印应该已经知道分居的妻子有了情人,在外面征婚,还回到了奥克兰。

  让人无语的是,两人分居期间,也就是刘安安在惠灵顿期间,所谓气急败坏的薛乃印又有了一位女朋友,两人还发生了性关系。

  这个女人在得知薛乃印涉嫌杀妻后,也是大为震惊,向警方交代了自己知道的很多内幕,揭露了他的真实嘴脸。

  薛乃印对此极为恼怒,甚至在自传中揭露这个女朋友性方面的一些隐私,作为报复。

  刘安安的尸体被发现后,澳大利亚立即有超过10对华裔和非华裔夫妻,表现原因收养小南瓜这个可怜的孩子。

  在他们的联络下,小南瓜的外婆,也就是刘安安的母亲在9月25日,也就是10天后从长沙赶来,接走了外孙女。

  需要说明的是,新西兰华人同情小南瓜,短短几天就为其捐款了4万新西兰元。悲痛的外婆谢绝了大家的好意,没有接受这笔捐款。

  刘安安遇害半年后的2008年,美国乔治亚州的小城钱布利,名叫吴桂森的中餐馆厨师下班时,发现屋内多了一个人。

  这个50多岁的男人自称是河北人,姓唐,本来在大陆是搓澡按摩的,现在来美国打工做做粗活。

  他们5个人都是天津人,在同一家中餐馆工作,分别是2名厨师和3个送外卖的。

  有意思的是,他们都是90年代出去的。当时是出国潮,中国社会各阶层都跑到美国去了。

  除了吴桂森和一个厨师都是普通老百姓以外,3个送外卖的都有些本事。一个是退役的省足球队球员,一个是复员的武警战士,剩下一个也会三拳两脚,是摔跤好手,还打过业余比赛、拿过奖牌。

  5人吃饺子吹牛期间,吴桂森无意中看到朋友带来的中文报纸,上面提到最近在乔治亚州发现了杀妻恶棍薛乃印的踪迹。美国警方贴出了照片,还悬赏1万美元,征集有用的线索。

  此时吴桂森想起了老唐种种诡异之处,比如他的行李从不打开,始终打成两个完整的箱子,似乎为了方便随时拎着跑路。

  老唐睡觉非常警觉,几乎每次夜晚吴桂森起来上厕所,他都会惊醒,甚至还会坐起来。现在看来,他是防止在睡梦中被吴桂森偷袭。

  一次闲聊中,老唐无意中说自己练过武功,普通七八个男人也别想对付他,还曾摆过一个架势,似乎是太极拳。

  就在他们5人商量时,老唐突然回来了。几个人交换一下眼色,借口出去喝酒,到屋外去商量。

  他们认为老唐这家伙非常狡猾,说不定发现异常,当晚就跑了。他们决定打电话报警,苦于英语都不高明,只会说一些单词和短句,说了半天也没说明白。

  吴桂森有些害怕:这家伙可是太极拳大师,据说七八个人都打不过他。咱们又没枪,能行吗?

  于是,他们让身材最矮小的吴桂森,跑去警察局喊人过来,他们则直接先去抓人。

  这4个人一起回到屋内,对薛乃印谎称“外面太冷了,我们还是带着酒回来喝,吴桂森买酒去了。老唐,你也一起喝几杯。”

  首先是那个退役的足球队员,突然伸腿一绊(估计他踢球时候也够阴的),薛乃印猝不及防,立即摇摇晃晃起来。与此同时,那个业余摔跤手从背后就是一扭,直接将薛乃印压倒在地,动弹不得。

  没想到薛乃印这个太极拳大师,还真的没啥本事,被一个业余摔跤的加上足球队员就制服了。

  那个退役武警抽下薛乃印的皮带,将他双手捆起来,厨师用他的裤子捆住了脚踝。

  他们将其中8000美元捐给了小南瓜,剩下2000美元赠送给了当地一个条件非常困难的新移民家庭。

  薛乃印拼死抵赖,自称根本不知情,刘安安是被不知道什么闯入者杀死。他怕被人冤枉,才带着女儿逃走。

  由于警方拿出薛乃印亲手杀人的证据,他竟然又转口说,刘安安是故意用领带勒自己的脖子,想要获得性快感,结果死于“性窒息”。

  他还毫无廉耻的写了《我不是凶手》的自传,将所有责任推给妻子刘安安,自称她是的女人,可能是被什么奸夫所杀。

  薛乃印始终自视极高,到监狱里面也还在沽名钓誉。他自称学会了画画,还达到美术大师的水平。

  马上就要满了12年不得假释的期限,只要薛乃印表现不错,毕竟年龄也有66岁,还是很有可能被假释出去的。但这家伙拒不认罪,被认为毫无悔意,一旦重返社会可能还有很大威胁,不可能得到假释的批准。

  于是,薛乃印在2020年3月22日因为假释申请被拒绝,终于承认自己杀死了妻子。

  自然,他认罪也不是有什么悔意,还是为了早点出狱。不过,监狱的心理评估表明,薛乃印再次犯罪的可能性很大,他的假释仍然不被批准。

  说真的,这家伙真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,从此也能看到当年一些武术大师的嘴脸,就是人品低劣的骗子。

  至于小南瓜,今年也有17岁了,在外公外婆的呵护下健康成长。为了孩子不被影响,外婆给她改了名,也不让亲朋好友告诉她事情的真相。

  萨沙最近看老电视剧《公关小姐》的时候,曾有人介绍一个20岁大陆女孩,去美国嫁给一个富裕的华裔商人。这个女孩在酒店公关部当秘书,相貌一般,家境贫穷。当时,她的女同事就好心的劝告“你要小心,天上不会掉馅饼的”。后来果然发现富商是有老婆的,年龄还偏大,因为原配始终不能生育,就想娶个小老婆代孕,说通俗点就是生育工具和泄欲工具,作为交换可以给绿卡和一笔钱。好在这个女孩的老爸有骨气,断然拒绝“我就算再穷,也不能让黄花大闺女的女儿,给老头子去当小老婆”。

  为什么这么填?恐怕还是试图能够认识相对高端的男士吧。等到交往一段时间后,女人才会告知对方实情。

  报道中这么写:为了刊登一些武术表演的信息,薛乃印常去报社。同去的刘安安大都不愿露面,只坐在车里等候。有一次刘安安在车里呆得时间长了,走出来被报社华裔职员看到,大家都半开玩笑地说:“好一朵鲜花啊!怎么插在牛粪上!”刘安安面色尴尬。